耽美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神级导演从毒舌影评人开始 > 第一一六章 那是天使投资人啊!
    返程的路上,张娅菲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艾雅如同有魔力的声音就说今晚太晚了,直接在他那住,我不信他能忍得住!】
    这声音不断萦绕,让她的脸越来越烫。
    她多次鼓起勇气准备说出来,但还是没有,此时的她不禁庆幸,幸好现在在昏暗的车中,不会被发现,不然,肯定会发现我的脸红得都能出血。
    出血?额,等一下
    “夏恪,帮我搜一下最近的24小时便利店,快点儿!”张娅菲焦急的喊道。
    夏恪被她这突然的指令弄得有些懵,虽然疑惑,但还是快速在手机上搜索了起来面第二个路口,拐过去就是,怎么了?”
    “亲戚来了!”
    都是学过生物课的人,夏恪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,他有些奇怪,虽然他不是女的,但是以前生活中还是接触过的,知道女孩子在亲戚即将到来之际,提前好几天都会准备着要用的东西。
    “你不算时间的啊?这都没准备?”
    “提前了得有一周”张娅菲有些不好意思,她也没想到啊,这拦路虎拦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吧?
    夏恪拿手机搜了一下,得知偶尔提前七天是正常的,这才放下心来。
    说实话,一般情况下,他有什么病不在千度上搜,因为这个软件总有些骇人听闻的言论,什么小病一搜都变成了绝症今天是着急了。
    不堵的路,很快就到了便利店门口,夏恪解开安全带等着,我去就行,什么牌子的?”
    张娅菲说了个名称,夏恪飞奔而去,很快又跑了回来,拿着买好的东西,丢给了她在车里弄吧!”
    说完他关上车门,背对着车看起了空荡荡的街道。
    张娅菲看着夏恪的背影,那是又羞又感动,网上都说了,男朋友不顾“社死”帮女朋友买这些,是特别宠你的表现。
    要让夏恪知道,肯定会觉得一派胡言,也许他年轻时候会,但灵魂里的老夏,早就过了那个年纪,正常的生理问题,有什么感觉社死的?
    打开塑料袋,张娅菲更感动了,不只有她要的,一次性短裤、装垃圾的黑色垃圾袋也都有准备,夏导的细不止在工作拍摄上啊,照顾女朋友也细心啊!
    而夏恪此时想的是,得赶紧考个驾照,再买辆车去了,不能总让女朋友开车嘛。
    他虽然会开车,但是这个世界的身体没有驾照,不考那属于无证驾驶,是违法行为。
    “好好了,你上车吧!”张娅菲摁下车窗小声喊道。
    “嗯!别害羞,很正常的生理问题!”夏恪安慰道。
    最终张娅菲没如愿留下,留下也做不了想做的事儿,毕竟这只是应急,还是得回去处理处理的,而夏恪到家之后。
    春节,除了还相信父母帮你收着的压岁钱是之后真的会还给你的小朋友外,走亲戚应该是很多人的噩梦,上学的问成绩,要毕业的问工作,工作找到的问结婚,结婚的问啥时候要孩子
    总之呢,亲戚们一年不见,除了这些也没什么其他可问的。
    而夏恪,就完全没有这些烦恼,潜心回忆复刻起了之前想到的剧本,倒是乐的清闲。
    张娅菲一家初二坐高铁回易玲儿娘家去了,所以夏恪连陪女朋友都不用,码字就完事了。
    女人,只会压缩我码字的时间!
    一直到了初六,夏恪才去电影厂,投入进了《十二公民》的后期工作当中,同时拿出申请好版权的新剧本,看王兴有没有兴趣。
    《那山,那人,那狗》这部电影,前世在国内,因为影院环境还不大好的缘故,并不算大火,但是故事绝对称得上是好故事,淳朴的真情实感,很容易让人感动。
    而且,影片中,父亲坚守着送信人的岗位,在年迈时,儿子接过他的邮包这点,也很正,夏恪希望通过王兴的关系,能和邮政达成一波合作,肯定是双赢。
    当然他还有一点点小私心,就是如果和华青合作,大概率张娅菲又会做制片人,他有一些不希望女朋友去山区跟着吃苦,即使看现在的新乡村风貌,去了也没那么艰苦。
    和电影厂合作这部片子,就没那么多问题了。
    “夏导你这,对拍狗的片子念念不忘啊,哈哈哈哈哈!”王兴看到标题后打趣了一句,接着开始剧本。
    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对父子,父亲是山区的送信人,打小就承担起了送信的工作,结婚生子后亦是如此,这就导致家庭中的母亲和儿子,每天都生活在守望当中,等着他送信回来。
    儿子不理解父亲,很多送信人送一段时间就会收到推荐信去镇上上班,而他父亲却撕了推荐信,执拗的做着送信人的工作。
    现在父亲老了,儿子高考落榜,接手了送信人的工作。
    父亲不放心他,跟着他一起走了一遍这趟已经走了无数遍的邮路,过程中,父子隔阂渐渐消失,俩人互相理解了对方
    有人说,父子是天生的仇人,儿子出生时,全世界最爱他的女人已经嫁给了老爸,父亲最爱的女人心里就有了儿子。
    或许没有那么极端,但大多数家庭的父子关系,总是那样微妙的,尤其是在严父家庭中,孩子大概率跟老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我妈呢?”
    这个故事刻画的父子情就很深刻,让王兴不禁想到了自己家庭,自己那个最近正处于叛逆期的儿子,因为放假去网吧被自己大骂了一顿,已经半拉月没跟他说话了。
    想到儿子,忍不住叹了口气”
    “王制片有话直说,剧本哪里不合适,尽管提!”夏恪还以为他不满意呢,当然,你提归你提,我改不改就是我的事了
    王兴摇头有没有,剧本非常好,我觉得可以去和邮政谈谈合作,我找找我这边的关系”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夏恪就放下心来,打趣道,我听您叹气,还以为剧本哪里出问题了呢!”
    王兴也不打算扬自己家丑,说起了别的事叹气是想着,你这样的人次啊真是太少见了,我怎么就没个闺女呢!?华青应该也要投钱吧?”
    “可能会,但我觉得没必要,他们目前的战略重心在网剧和电视剧上,最近要筹备的也挺多!”
    具体的就是网剧《灵摆二》,纪录片《人生一串》,不过没必要说出来。
    王兴沉吟了一下觉得还得拉投资,光我们电影厂和再加上可能会同意的邮政,估计也不太够,这部可不是一个仓库就能解决的了!”
    “您看着来吧,只要不改剧本,不乱给剧组安人,不在现场掣肘我的导演工作,影响剧组工作就行。”
    王兴闻言一笑这要求也不少啊,最不管拍摄问题的煤老板都得要个女演员啊!”
    “女演员可以给,反正这剧没有戏份特别重特别需要演技的女演员,哈哈哈,说实话,煤老板这样的资方越来越少见了!”夏恪闻言也哈哈大笑。
    王兴纠正道对,不叫煤老板,对我们这些想要好好拍戏的人来说,那是天使投资人啊!”返程的路上,张娅菲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艾雅如同有魔力的声音就说今晚太晚了,直接在他那住,我不信他能忍得住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