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微亮,齐案眉是被怀里的热源拱醒的。这张小床很硬,她半身疼痛难忍,白络也不尽舒服,枕着她胸口睡,脸上是半干的泪痕,眼圈红肿,蜷缩身子贴在她右手边。
    齐小心翼翼地抽开手,从床上下来,站在床边活动身子,酥麻的难耐舒展开。末了俯下脑袋凑到白络耳边轻轻唤她。
    “络络,起床么?”
    床上的人显然不会理她,眉头一拧皱得更深。齐不忍她睡在硬板床,勾着她腿弯和脖子把她抱起来。过程还算顺利,只是放到大床的时候没收住力道,把白络砸得有点懵,眯着眼仇视地看了她,翻过身子继续睡。
    这暑热阵阵,山里即便清凉不少,白日也会被烤炙,又连日没下雨了,溪流渐小,水渠这两天都没接到水。
    趁白络没醒,齐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土坑,周围垒上一圈石头。又去外面抱了不少干柴和新竹过来。等人醒了,她刚从小河抬了半桶水回来,满头热汗,衣服被打湿了半身。
    还有余气的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接过水桶,倒进缸里,一气呵成。
    “抬不动还要逞强。”
    齐见她肯和自己说话了,立马喜笑颜开,凑过去摸摸她,嘴上哄着。
    “还是没有你厉害,我只抬得动半桶。”
    两人在院里洗漱完,把火也点上,熏腊肉的架子也架在新挖的坑上,然后去蘑菇房把昨晚腌的肉拿过来熏。架子不够多,一次只能熏叁块。她俩决定先熏着,晚上再厨房院子两处开工。
    打理好一切后准备去水渠源头,带着工具,想把引渠装置望水源深处移移。
    即使连日无雨,晨间的林子依然湿气很重,脚下的泥土松软,爬虫偶尔路过,露水沾湿了两人的裤脚,步伐越来越重。齐体力不好,翻了半座山后脸色渐白,扶着竹杆喘气。白络闷头赶路,一面注意着有没有新笋,一面挥刀开路。走出好远才意识到后面的人没跟上,索性蹲在路上边歇边等。半刻钟左右,齐跟了上来,走进她的视野范围。她放下刀,跑过去拉着那看起来已经脱力的人,嘴上开始心疼。
    “是不是没力气,我扶你吧,早上都叫你多吃点了,非得留给我,这下累的喘不过气了吧。”
    她二人回到刀的位置,坐在那休整。已经快要走出竹林了进入阔叶林,等到了小木屋大概就是水流最大的地方。
    “你在这歇会儿,我就从这里开始吧,一路架到小木屋那。你休息好了就过来给我打后手。”
    齐虚弱地点头,把水壶递过来给白络润嗓子。然后看她挥刀砍竹子,小腿粗的矛竹被她叁两下砍出一道豁口,然后照着豁口一圈砍下来。她力气够用,不到十分钟,矛竹悉悉索索倒在竹海下。
    齐脸色恢复的差不多,身子也不软了,背上工具准备一起干活。
    这次有了齐案眉的帮忙,整个架渠过程进展快了不少。日头高照时,她俩已经走出竹林,看到不远处的小木屋。山间的溪流声很是悦耳,虫鸣鸟叫,竹海林海的树叶摩梭声仿佛密语,显得四下静谧。
    白络身子不娇人倒是很娇气,忙活了一上午,衣裳汗湿半透,嚷着要去溪里洗澡。山间的水都是石头缝里涌出来的,凉气入骨。齐不想她贪一时凉快,女孩子的身子到底不能受凉气,怕生病。
    “哎呀没事儿,我之前一个人干活,也喜欢脱了衣服到下游冲凉,这不身体好着么。”
    齐拗不过她,守在溪边,看她脱了衣服,光溜溜往水里坐,边洗边搓那汗透的脏衣,然后唤她过去找个地方晾起来。山风阵阵,薄衫很快就能干透。白络泡久了也受不住凉,湿漉漉从水里爬起来,然后钻到齐的怀里。齐的一身汗也早被吹干,身上透着风吹过的凉气,白络就要她把扣子解开,然后把自己抱进去。两人肌肤相触,互相取暖。怀里的人没一会又开始嚷嚷着热,齐起身去给她把衣服拿过来。
    白络穿好衣服,齐就把午餐拿了出来,两人边吃边商量着一会的去处。
    她们在这山里也有一阵了,山外的世界一点不了解。那日晚上误打误撞开进了村子,入口的植被几月不见早就缠缠绕绕长了个严实。为了安全起见,两人一致认为可以找个比较隐蔽的出山通道。因为不是每次出山都要载具,村正门入口还算隐秘,她们俩住在这里这么多天也没被打扰,整体算是安全的。
    “我爸说,这种洼洼里的村子,周围几乎有很多山。因为山间土地资源不多,很多农户靠包山头种植果树茶树、饲养家禽为生计。”
    “但我们经常出入的这座山,除了这间小木屋外,基本没有人类活动过的痕迹。”
    白络啃完手上的小排,黏黏糊糊凑过去。
    齐案眉见她扭扭捏捏,把自己手里还没吃几口的排骨递过去。
    “你吃。”
    白络见她这么大方,但一想起早上那个虚弱地脸色发白的人,脸颊肉立马鼓起来,怒哄哄的。
    “你自己吃!”
    她们吃完靠着休息了一会儿,树林里阳光斑斑点点照下来,隐约感知到日头已经下去,温度也开始降了下去。收拾好残羹剩饭,二人准备先回去,家里有小狗和猪没喂。沿着来路回去,在竹林有找了些笋,到了山脚又割了不少猪草。
    等到了家,狗崽们早就饿的嗷嗷直叫,猪野性难驯,猪栏也被拱开了,在院角落里哼哧哼哧啃草根。
    齐案眉忙着收拾残局,把小猪崽子连赶带轰关进猪栏里。白络把剩饭倒给小狗吃,回到院子里看熏肉,锅盖解开一瞬间大叫一声。把齐吓得猪草一咕噜全倒进去了。
    “我的腊肉!怎么全黑了?”
    她俩这才想起来,走之前只管往里加干柴了,新竹和竹叶忘了添,这火大了就把肉给烤成碳了。
    齐上去安慰她,看她抱着肉一脸惋惜,眼泪咕噜咕噜的滚,是真的心疼坏了。
    “没事,咱们蘑菇屋里不还有好多肉么。”
    白络抽抽噎噎的,黑碳抱在手里,衣服都沾了灰。
    “你不懂,你在军队长大,没过过苦日子,不知道没食物的时候有多难熬…”
    看样子也安慰不好了,索性放任她耍赖,齐案眉从厨房拿了个板凳,让白络坐在上面。等她从田里回来,那人又开始熏新的腊肉了。齐挎着篮子笑得满脸欣慰,心想到底是孩子心态,哭一会就好了。
    “不难过了?”
    走到白络身边,看她往坑里小心添着柴,把绿竹砍成适当的大小,一层层迭上去,小脸被热气和烟雾熏的通红,手上握着蒲扇努力扇走烟雾。齐案眉放下菜篮,接过她手里的蒲扇。
    “你当我是小孩么?我接受能力很好的。”
    这话说的倒也没错,小孩的接受能力反而比大人强。
    替她扇了会风,最后一层竹叶盖上去,齐案眉就提着篮子进了厨房。过一会端着盆,里面半盆水,手上提着一个布捆成的球,坐在厨房门口搓啊搓。没一会水里开始变得黏糊糊的,布球里不断冒出胶状的粘液。盖上锅盖的白络走过来,好奇的多看两眼,没明白她在干嘛。
    “你这裹脚布这么恶心就别搓了。”
    齐案眉一口气差点哽在喉咙里,被她嫌恶的语气逗乐了。只笑着不和她解释。
    “什么年代了,哪来的裹脚布。”
    “那你这是做什么?”